😘ID

没得脸😂有参考cos,还有格瑞是在摸金大腿,不知为什么格瑞看起来好像有点猥琐😂

花魁和武士,金喜欢向日葵,就当它是向日葵😂感觉眼睛要瞎了😂😂

无法掌握变态😂

瞎几把乱摸,强行辣眼睛😂

维勇




                   N多年前      上


          取名废


          设定为勇利在大学时期的录像被维克托看到了
   

          前几天维克托说要带勇利去参加一次社交活动,其实一开始勇利是拒绝的,但是后来维克托说他还专门为这件事给勇利挑选了几件西装,不去的话就太可惜了,而且社交活动里大部分都是滑冰运动员,听到这里勇利的底线就差不多没了。


          所以自然而然的就答应了维克托,到现在想起来,他觉得那就是一场生无可恋的灾难。
 
 
         就如维克托说的,这次社交里的确大部分都是熟悉的滑冰运动员,甚至连尤里都来了,克里斯和披集他们在一边玩着德州扑克,脸上神色诡异,这让刚刚准备去打招呼的勇利停下了脚步。


          刚刚维克托说要去换杯酒,还没等勇利把快去快回说出口就淹没在了人海里。


          这里人好像有点多啊,看着维克托离开的方向勇利这样想着,于是过了十几分钟之后还没回来,这不免让他有些着急,但是人生地不熟,勇利觉定在等一会儿。


          不知不觉接过侍者递过来的香槟喝了起来,他环顾四周寻找着维克托的身影。


        维克托太好找了,勇利这样想,在一张餐桌的旁边,勇利看见了那个自带光环的男人,他身边还站着尤里和披集,和现在他们对面的人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那个人挺眼熟的,勇利没带眼镜,看不清那人具体的外貌,于是他放下香槟走了过去。


           而维克托这边则是遇到了勇利大学同学,知道对方是勇利的大学同学之后,维克托兴奋的拉起他身边正在和别人交谈的尤里和克里斯缠住了对方,尤里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的,但是对于猪排饭的青春丑事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的确如同维克托想的那样,勇利的大学生活的确多姿多彩,这让感到没和勇利早些认识的维克托有些不舒服,看来他大学里的生活没有我照样很好,维克托有些吃味的想,以至于忘了他正在换酒期间。
 
  
         到后来对方还拿出了勇利大学活动期间被学姐拜托着做某件事情的全期录像,还制成了光盘,对方还神秘的说这绝对是勇利再也不想回想起来的事,千万不要给他看见哦,刚刚说完这句话就看见勇利朝他走了过来,脸上有些红晕,看来是没听他的话喝酒了,尤里看了看维克托手上的光碟,抬头时正好碰上了克里斯意味深长的目光,他朝尤里眨了眨眼睛,尤里避开他的目光,接着,他转过头朝着勇利走去。


         “猪,快给我去换杯果汁来。”
         “啊,为什么要我去啊?尤里奥?”
         “没有为什么!再说我可是未成年,你是要我喝酒吗?!”
         “……对哦,那你帮我和维克托说一下,要他等会儿来找我。”
  
  
           以上为他俩的对话,至于维克托为什么不阻止,只是因为克里斯说了句“你不想更深的了解勇利的以前吗?”
    
   
           好吧,维克托阵亡,支开了勇利过后,他们三个找了个包间,播放了那只光盘。
 
 
         视频开头是黑屏的,尤里和维克托紧张的盯着笔记本的屏幕,就怕错过一丝一毫,而克里斯他表示:我就是来凑个人数。
 
 
         忽然
 
 
        屏幕一花,视屏中出现了一个大概是休息室的地方,里面很吵,依稀能听见勇利在说话,但语速太快,对于三个不是日本人的人,这太有挑战性,只能听出什么不要'太羞耻'去叫别人什么的,接着镜头开始晃动,维克托听到这些话眼眸一紧,如果不是周围人声嘈杂的话,他还以为勇利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所以说,他想歪了。而尤里也是死死的盯着屏幕。
 
 
          屏幕晃动了好一会儿,镜头直接转向背对镜头坐下的勇利,一个女生在他脸上捣鼓着,由于是背对着镜头,维克托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做什么。
 
 
           下节是车……

维勇 天使恶魔

取名废,维克托是恶魔的王,勇利是被封印的天使是因为很多年前犯下错误被封印的,有不定因素,全员除了勇利之外,其他都是恶魔。

第一次发文,有不足之处请放心的指出来。

















    他的视线,被遮住;
  
    他的耳朵,被掩埋;
 
    他的身体,沉入大海;
 
    他的灵魂,被遗忘。
 
    ……啊……好冷……
 
    “恶魔!滚出这片海!”
 
    “混蛋!这里不欢迎你们!”
 
    “快滚!快滚!”
 
    ……啧,好吵……
 
   “呵,你们这群所谓的天使到现在脸还真是扭曲啊”
 
 
    “维克托,怎么样,什么时候行动?”
 
    “……再等等吧,等大天使长出来在看。”
 
    ……这个声音……是谁……
 
    一片平静的海面上,一边乌云密布,一边阳光照耀,天使百里开外,便是恶魔,他们僵持着,在他们脚下的海,轻轻的晃动着。
   
 
    “维克托?你还在等什么?这个时候不就应该先行动吗?!”尤里普利塞提横眉竖眼的看着眼前这个拖着下巴沉思的男人,身后的恶魔蠢蠢欲动。

 
    “不应该,好像还缺点什么……算了,该来的总会来的。”一挥手就准备行动。
 
    “等等!”
 
    这是大天使长慢慢站出来朝着恶魔喊到。

    “恶魔的王啊,你确定要毁掉这百年的和平吗?”

    像是询问,又像是威胁。

 
    维克托听到这儿,眯起湖蓝色的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做了一个wink,才开口说“当然!”欢快的语气仿佛刚刚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决定。
 
 
    讲真,论外貌,恶魔真的是一点都不输于天使,那一眨眼不知迷倒过多少天使恶魔。
 
 
    一旁的尤里翻了个白眼,都这种时候了,还不知收敛一下,真是个不要脸的恶魔。
 
 
    哦,我们的小尤里可能忘了,恶魔之所以叫恶魔,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脸这种东西的存在啊。
 
 
    倒是一旁的大天使长仿佛一点都不着急一般,开口说道:“当初就知道你们这群下贱的恶魔不会遵守约定的。”
 
 
    “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片海上迎击你们吗?”边说着,还边从怀里拿出一小瓶红色液体。

 
    说完不等恶魔回答,将那瓶液体打开,倒入海中。
 
 
    顿时,尤里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大喊“快阻止他!”
 
 
    可惜,晚了。
 
 
    恶魔们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小滴红色液体面积越变越大,知道直径达到50米左右才停下来,接下来的一幕,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不,因该说是维克托的预料。
 
 
    ……有光……是谁……
 
 
    他睁开眼睛,恢复听觉,灵魂回到躯壳。
 

    ……好温暖,也……好红……
 

    他接近那片红
 
 
    血色的水水面上,出乎意料的,并不是什么可怕的海怪,而是一支奶白色的手臂。
 
 
    呼~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了,想到这里,尤里翻了个白眼,什么嘛,原来是和人类,哦,还可能是个天使。
 
 
    维克托睁大眼睛,他看着那慢慢从血水中探出来的青年,感觉自己一定是出问题了,要不然心脏怎么会跳动的那样快?
 
 
    青年探出上半身。
 
 
    他的皮肤很白,是奶白色的,真好看,明明水是红色的。
 
 
    他的头发是黑色的,脸也很稚嫩,看起来倒像是人类,如果忽略他背上那对翅膀。
 
 
    啊,他的翅膀真漂亮,比他见过任何天使的翅膀都要美丽。
 
 
    他的嘴唇殷红,身体修长,腿真直。
 
 
    眼睛会是什么颜色了,维克托这样想着,会是……
 
 
    “什么!居然只是个天使,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了!”
 
 
    而另一边,大天使长可就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了,尖锐的声音中夹杂着愤怒。
 
 
    毕竟对于他来说,一个天使再怎么厉害也比不过他大天使长。
 
 
    “真是个废物!”
 
    大天使长气急了,脸色看起来狰狞急了,居然放下身段想要揪住青年的头发。
 
 
    然而意外发生了。
 
 
    胜生勇利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大天使长狰狞的脸和向他伸开的手,他的翅膀动了动,快速的扫向了脸色难看大天使长,速度快的几乎没人反应过来。
 
 
    “……混……”话语卡在喉咙里,大天使长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发动防御,就被翅膀扫成了两半,愤怒还在脸上盘旋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省体失去力量,沉入海底。
  
 
    勇利甩去甩翅膀上的血,不顾天使们愤怒或恐惧的目光,走向那个人。
 
 
    随着勇利的靠近,维克托终于看清了那双眼睛,焦糖色的,意外的温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