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

没得脸😂有参考cos,还有格瑞是在摸金大腿,不知为什么格瑞看起来好像有点猥琐😂

花魁和武士,金喜欢向日葵,就当它是向日葵😂感觉眼睛要瞎了😂😂

无法掌握变态😂

瞎几把乱摸,强行辣眼睛😂

维勇 天使恶魔

取名废,维克托是恶魔的王,勇利是被封印的天使是因为很多年前犯下错误被封印的,有不定因素,全员除了勇利之外,其他都是恶魔。

第一次发文,有不足之处请放心的指出来。

















    他的视线,被遮住;
  
    他的耳朵,被掩埋;
 
    他的身体,沉入大海;
 
    他的灵魂,被遗忘。
 
    ……啊……好冷……
 
    “恶魔!滚出这片海!”
 
    “混蛋!这里不欢迎你们!”
 
    “快滚!快滚!”
 
    ……啧,好吵……
 
   “呵,你们这群所谓的天使到现在脸还真是扭曲啊”
 
 
    “维克托,怎么样,什么时候行动?”
 
    “……再等等吧,等大天使长出来在看。”
 
    ……这个声音……是谁……
 
    一片平静的海面上,一边乌云密布,一边阳光照耀,天使百里开外,便是恶魔,他们僵持着,在他们脚下的海,轻轻的晃动着。
   
 
    “维克托?你还在等什么?这个时候不就应该先行动吗?!”尤里普利塞提横眉竖眼的看着眼前这个拖着下巴沉思的男人,身后的恶魔蠢蠢欲动。

 
    “不应该,好像还缺点什么……算了,该来的总会来的。”一挥手就准备行动。
 
    “等等!”
 
    这是大天使长慢慢站出来朝着恶魔喊到。

    “恶魔的王啊,你确定要毁掉这百年的和平吗?”

    像是询问,又像是威胁。

 
    维克托听到这儿,眯起湖蓝色的眼睛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做了一个wink,才开口说“当然!”欢快的语气仿佛刚刚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决定。
 
 
    讲真,论外貌,恶魔真的是一点都不输于天使,那一眨眼不知迷倒过多少天使恶魔。
 
 
    一旁的尤里翻了个白眼,都这种时候了,还不知收敛一下,真是个不要脸的恶魔。
 
 
    哦,我们的小尤里可能忘了,恶魔之所以叫恶魔,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脸这种东西的存在啊。
 
 
    倒是一旁的大天使长仿佛一点都不着急一般,开口说道:“当初就知道你们这群下贱的恶魔不会遵守约定的。”
 
 
    “知道我们为什么在这片海上迎击你们吗?”边说着,还边从怀里拿出一小瓶红色液体。

 
    说完不等恶魔回答,将那瓶液体打开,倒入海中。
 
 
    顿时,尤里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大喊“快阻止他!”
 
 
    可惜,晚了。
 
 
    恶魔们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小滴红色液体面积越变越大,知道直径达到50米左右才停下来,接下来的一幕,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不,因该说是维克托的预料。
 
 
    ……有光……是谁……
 
 
    他睁开眼睛,恢复听觉,灵魂回到躯壳。
 

    ……好温暖,也……好红……
 

    他接近那片红
 
 
    血色的水水面上,出乎意料的,并不是什么可怕的海怪,而是一支奶白色的手臂。
 
 
    呼~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了,想到这里,尤里翻了个白眼,什么嘛,原来是和人类,哦,还可能是个天使。
 
 
    维克托睁大眼睛,他看着那慢慢从血水中探出来的青年,感觉自己一定是出问题了,要不然心脏怎么会跳动的那样快?
 
 
    青年探出上半身。
 
 
    他的皮肤很白,是奶白色的,真好看,明明水是红色的。
 
 
    他的头发是黑色的,脸也很稚嫩,看起来倒像是人类,如果忽略他背上那对翅膀。
 
 
    啊,他的翅膀真漂亮,比他见过任何天使的翅膀都要美丽。
 
 
    他的嘴唇殷红,身体修长,腿真直。
 
 
    眼睛会是什么颜色了,维克托这样想着,会是……
 
 
    “什么!居然只是个天使,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了!”
 
 
    而另一边,大天使长可就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了,尖锐的声音中夹杂着愤怒。
 
 
    毕竟对于他来说,一个天使再怎么厉害也比不过他大天使长。
 
 
    “真是个废物!”
 
    大天使长气急了,脸色看起来狰狞急了,居然放下身段想要揪住青年的头发。
 
 
    然而意外发生了。
 
 
    胜生勇利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大天使长狰狞的脸和向他伸开的手,他的翅膀动了动,快速的扫向了脸色难看大天使长,速度快的几乎没人反应过来。
 
 
    “……混……”话语卡在喉咙里,大天使长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发动防御,就被翅膀扫成了两半,愤怒还在脸上盘旋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省体失去力量,沉入海底。
  
 
    勇利甩去甩翅膀上的血,不顾天使们愤怒或恐惧的目光,走向那个人。
 
 
    随着勇利的靠近,维克托终于看清了那双眼睛,焦糖色的,意外的温顺。